第一百一十二章 約定


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39小說網 www.kbyyiw.live】,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!
暖閣里點著沉水香,只有淡淡的味道,并不濃烈。他們二人之間離的很近,可以看清彼此細微的表情。

靳相容初聞時并沒有說話,只是微微睜大了眼睛,認真的看著暖錦,似乎在分辨她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。

暖錦面目平和,亦是坦然的回望著他。

“想通了?”靳相容笑問。

“嗯,想通了?!?br/>
“如此甚好?!?br/>
“只是,雖你我有意如此,不知道皇祖母和父皇是否能應允?!?br/>
靳相容心情很好,一雙鳳目笑得彎彎,看著很是喜慶:“公主不用擔心,微臣自會辦妥?!?br/>
暖錦有些好奇,但想來他總是能有法子,便也放心下來。

“只是,本宮有些許事情需要事先同小王爺說明一下?!?br/>
“你且說來,微臣聽著?!?br/>
暖錦又看了他一眼,這才正色道:“此次若是成事,便是我需遠嫁南陵,你也曉得我母后身子一直不愈,恐不舍得,所以成婚后本宮想在天賜城建公主府,以便隨時回來省親?!?br/>
“微臣理解公主,也體諒皇后愛子心切,成婚后你若是想回天賜城,微臣可以隨時陪您回來,并且為避免您初嫁思鄉,微臣可在婚后一年陪公主繼續留在天賜城,直到公主做好準備離鄉為止?!?br/>
暖錦睜大了眼睛:“此話當真?”

“一言既出駟馬難追,自然是當真的?!?br/>
“可是南陵王會不會......”暖錦有些擔心,歷朝歷代沒有公主出嫁外藩不去封地的,如此做會不會折損了老王爺的顏面?

靳相容揮了揮手,示意她不用為此擔心:“您是嫡公主,皇上是您爹,還怕我父王作甚?”

暖錦怨懟的瞪了他一眼:“南陵王是你父王,你怎么老是這樣目無尊卑?!?br/>
“這還沒過門就已經事事為我南陵著想了,我父王知道定會極為歡喜了?!?br/>
這個人當真就是不能同他太過的計較,你前一刻還覺得他認真了起來,下一瞬就原形畢露了:“沒個正經!得了,本宮就是來知會你一聲,父皇和皇祖母是否應允就不是本宮可以掌控的了,小王爺就看著辦吧,本宮要回去了?!?br/>
“微臣省得,這就送嫡公主出去?!?br/>
暖錦應了聲,由靳相容陪著走出了暖閣,外面的天氣好的透亮,喘口氣,都夾帶著濕潤泥土的芳香。

“天兒真好?!?br/>
“嗯。王爺留步吧,本宮回去了?!?br/>
靳相容點了點頭,目送著暖錦向院外走去,在即將離開的時候,他還是出聲喚住了她。

“公主!”

暖錦頓了腳步回過身去,不明所以的看著靳相容。

他負手而立,與自己不過十幾步的距離,早就知道他是美男子,可就這樣靜靜地立著,只消一個笑容,天地的萬物便都要在他的面前失了顏色,一想到未來他會是自己的夫君,暖錦心里還是泛起一股子異樣。

“這一生能娶到公主,實乃幸之所及。相容在此對天立誓,必將公主視為珍寶,愛之護之。凡是公主所愿,即便刀山火海,相容必定萬死不辭,如有違背此誓言,則永入阿鼻地獄,不得超生!”

暖錦看著他,有一瞬的愣怔,這個人向來玩世不恭,所以即便是面子上的事依舊做得完美無缺。

她笑了笑,輕快的說了句“省得”,又向著他點了點頭,由陶陶攙扶著轉身離去。

假蘇見公主走遠了,這才敢上前道:“爺兒,您剛才說的還真像那么回事,奴才聽了都要感動的痛哭流涕,嫡公主是女兒家一定也會感動的,咱們爺兒就是厲害,果然是姑娘見多了,假話聽起來都像真話了?!?br/>
前方早就沒了公主的身影,五月的天氣梨花開的正旺,滿院子的潔白沁香,看了叫人心生向往。

靳相容依舊盯著公主消失的方向,久久沒有回神,半晌才輕聲的說了句:“這才是最像假話的真話?!?br/>
慈壽宮里剛得了一只金絲畫眉,皇太后很是喜歡,這會子正隔著鳥籠在逗弄,金玉走了進來,見了皇太后急忙請安上前:“皇太后,來消息了?!?br/>
皇太后挑了一下眉,繼續在鳥籠前打趣著畫眉:“什么事?!?br/>
金玉一笑:“成事了,聽說還是嫡公主自己親口應允的?!?br/>
“哦?”太后一頓,立即轉過身來,綰音在側急忙攙扶著她坐在圈椅里。

“是嫡公主親子應允的?”

“沒錯?!苯鹩裥Φ靡荒樣懞谩奥犝f是自個兒去找的小王爺,讓小王爺想轍子說服皇上和皇太后應允呢?!?br/>
皇太后聽聞心情大好,止不住的笑意,側頭對身邊的綰音說:“你瞧瞧,哀家說什么來著,靳小王爺雖然平日里愛胡鬧,可正經時候還是討人喜歡的,就是咱們嫡公主也能瞧得上眼?!?br/>
綰音一愣,心臟砰砰的跳了起來,她小心試探的問道:“皇太后的意思是......嫡公主同意與南陵和親了?”

“可不是?!被侍箢H為得意“哀家瞧上的親事有哪門是不好的?南陵富庶又兵強馬壯,若是能和南陵聯姻對皇帝是百利而無一害,再且說,南辰國所有的外藩里就屬南陵最為強盛,招他們小王爺做駙馬,也符合咱們嫡公主的身份?!?br/>
綰音不懂那些國家利益權謀之類的,她只知道,若是暖錦和靳相容成親,就會嫁到南陵去,遠離了皇宮也遠離了岑潤,往后沒了她,那她同岑潤的日子便能一日一日的好起來。

她有些喜出望外,高興地福了福身:“那奴婢就先恭喜皇太后了!”

皇太后笑道:“這可不只是哀家的喜事,是咱們南辰國的喜事,這事哀家還要同皇帝再好好地商議一下,嫡公主大婚可不能草率了,皇帝知道了嗎?”

皇太后看向金玉,后者一哈腰:“還沒去稟報皇上呢,奴才得了信,一心思就想讓皇太后樂呵樂呵,就先回來了?!?br/>
“算你是個有眼力見兒的,你是這慈壽宮的人,認清主子才是正經?!?br/>
“奴才謹遵皇太后教誨?!?br/>
“走!隨哀家去趟乾德宮,哀家要親自告訴皇帝這個好消息!”

“是!”
上一頁 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 下一頁 舉報章節出錯
极速飞艇走势图